小说||飘风之恋

飘风之恋

刘美英|北京

梁祝小提琴协奏曲 (61珍藏版)俞丽拿 - 梁祝小提琴协奏曲

01

我是飘风,在那个春天与蓝蝶邂逅。她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动人,就像传说中的春姑娘,缓缓的温暖的来到我的身边。

我们的邂逅是那样的偶然而又必然。我落寞的在公园的长蹬上坐下,因为失意,没有注意在我坐下之前,旁边已经坐着一位和我一样有点落寞的美女。我说:你一个人?她没有说话。我很不好意思的也沉默起来,因为一个男人主动去和一个女人说话而遭到冷遇的时候,多少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不怀好意的好色之徒,我冷笑一声,摇摇头。美女反倒转过头来看我。说:很好笑吗?我突然被她这样一种眼神震住,然后尴尬的说:不是!我们相对而视数秒,她打破沉寂说:你一个人?

嗯,是的,我一个人。我突然变得老实起来。好象瞬间碰到长辈的那种。我至今都觉得奇怪,我怎么在碰到这个女孩的一刹那后,就变得那样很不自我了。

女孩说:我经常一个人在这呆着,很少看到你,你是第一次来吧?

嗯,只是路过,然后就想在这呆会儿... ...

我没有将失意的理由说出,只是觉得瞬间这个陌生而又有某种元素牵系着我的女孩,让我有了排斥自己心理不悦的感觉。

女孩说:为什么一个人来这了?

她好象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些什么。

我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说:有点失意!

她也沉默,没再说话。

第二天,因为一晚的不眠,让我很不自觉的又走到了那个公园,恰巧又遇见了那个女孩,我说:你好!她对我笑笑,说:还是因为失意?

我没明白,只是露出无奈的表情。

她说到公园走走吧,什么失意都不要太去在意就行了。然后,她陪着我围着公园走了一圈又一圈,却没有语言。到分手的那一刻,她突然说:陪你走到现在,想到了些什么?我很坦白的说:只是很舒心。她笑了,然后转背离去,留着她那甜美的微笑让我久久都在回味... ...

一周。我们每天都这样在公园里行走,可是我们始终都没有问过对方的名字,只是很坦诚的那样说:来了?然后回答:嗯!

时间久了,感觉像一对老夫老妻一样的默切。

有一天,公园的阿姨问我:你老婆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

我矜持半饷,然后微笑着说:我们喜欢这样。

我始终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我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可以在公园里与她相遇,然后一起沉默的行走。

一月过去,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能否知道你的芳名?她猛抬头看我,眼神里没有任何杂质的说:蓝蝶!然后,她又归于沉默。我欣然的记住了这个美丽的名字——蓝蝶。那天分手的时候,我突然在她转背间说了一句:我叫飘风。然后,她向东去,我往西行。

三月过去,有些时日没有见到她了。因为工作忙碌,我似乎忘记了公园的事。只是有一天,我平静下来的时候,坐在办公室的桌前,突然想起了在公园碰到的这个名字叫蓝蝶的女子,瞬间内心有点急促和落寞,像发了疯的狮子,蓦地冲出办公室,向公园的方向跑去... ...

阿姨依旧在,说:找你老婆?

我沉默的笑笑,然后沿着公园的小道开始一个人的行走。阿姨从后边叫住我,说:小伙子,姑娘有些日子没来了,你们吵架了吗?应该好好待她... ...我回头对阿姨笑笑,说:谢谢!然后寻觅着那一条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遍的小道,内心有种期盼,期盼在我失落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半年过去,我天天在那等待,等待再有个叫蓝蝶的女子和我邂逅,然后一起走路,并告诉她那种感觉叫舒心。再然后... ...我想在我们一起散步的时候,能够牵住她的手... ...告诉她:请让我牵下你的手就行... ...

又一个春天,在柳絮飘然的季节里,我一个人再次失意般的走在了公园的路上。然后坐在那个我第一次和蓝蝶邂逅的长凳上,看着柳絮飘飘,心随风动... ...

阿姨还是那位阿姨,她过来叫住我:小伙子,你是在等待那位姑娘吧?!她不是你老婆吗?我抬头看着阿姨,阿姨的眼神里充满了友善和祝愿,我微笑着。阿姨说:你看看那位捧书看的姑娘。我随着阿姨所指的方向。看到了那个神秘又透着神韵的女子。开心的让自己掩盖不了写在脸上的喜悦。兴奋的说:谢谢阿姨。我静静的走到那个女子的身旁。良久,看着她那旁若无人的摸样,好长时间才发出我那久违的声音,说:蓝蝶!女子很轻柔的抬头看我,然后很恭敬的说了一句:你好!

瞬间,让我有种疏远与落寞,但我还是满怀自己的热情坐在她的旁边:你很长时间没有来公园了?我一直都没有看到你。蓝蝶侧过身子看着我,而我只顾兴奋表述:我几乎天天都在等待你的出现,希望我们能再一起散步... ...蓝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然后说:飘风!?我惊喜的听到她叫我的名字,那种喜悦让我忘记了所有:是的,我就是飘风,你还记得我。我激动地抓住了她的手: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一直在等你... ...她迅速缩回手,我才发觉自己刚才的唐突,尴尬地对她说:对不起,一时失态。她没对我说什么,只是沉默,我不敢再说话。那天,我们背离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叫出了:我喜欢你!蓝蝶停住了脚步,转身对我说:很晚了,回去吧,明天见!

那种心情不知道怎样形容,"明天见!"是告诉我明天还能和她见面。突然内心有种满足的喜悦感。那一夜,我辗转无眠... ...

我捧着鲜花,再次见到蓝蝶的时候,她依旧坐在那条长凳上。我们一起走在公园的路上,依旧没有说话,我牵着她的手,她没有缩回,我有些呼吸的急促。她突然停下脚步:飘风... ...我没等她说出下一句,就这样的粗鲁的抱住了她。她没再说话,只是这样紧紧的被我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直自己沉寂在梦中,她突然挣拖我:风,别这样,你会受伤的... ...

02

与蝶分手的时候,我沉静的说了一句: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不用了,谢谢!她很冷漠,说完就一个人走了。我有点伤感,害怕再也见不到蝶,我在不停的审视我自己,我做错了吗? 是不是因为我的冲动而会让蝶永远的消失在我的眼前。脑海闪现这样可怕的念头,心有隐隐的痛。我向蝶离开的方向追去,我看到了蝶的背影,那样单薄的背影,我不敢去拉她的手,但是那种失落和怕失去的感觉让我无法让自己理智起来。蝶,你明天还会来吗?她没有回头,只是停了下脚步继续往前走,我突然想哭:你明天还来好吗? 蝶轻盈的转过她那忧伤而漂亮的脸来对我说:恩,会来的,你早点回去吧!

第二天,阳光明媚,给了我很好的心情,我很开心地去公司上班。下午,我买了一束百合,早早来到公园里等候。过了好久,直到阿姨走到我面前说:小伙子,原来你们还只是在谈恋爱啊,姑娘来了又走了,让我将这个给你,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吧。我很莫名的拿着阿姨给我的信封,好奇怪,百合香味的信封,里面很厚重。拿着它,有种很沉重的感觉,感觉脚被铅拖着挪都挪不动。我很冷清并无力的对阿姨说:谢谢!这百合送您了!回到家,我没有开灯,而是在这样一个黑暗的屋子里默默的蹲在我觉得舒服的角落,默默的感觉疲惫的伤痛,我不敢去触摸蝶留给我的那个沉重的信封,不敢打开它,而只是遐想着那种会有刺痛的伤,我是那样的那样的爱上了她,爱上了一个我对她一无所知的女子,我无神的回到了第一次失恋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比我当年离开春还要痛的伤感,难道我注定没有爱情挽留... ...我失神的失神的在黑夜里... ...在黑夜里让一个男人在爱情的深渊里下坠... ...蝶,我是真的好想好想你,那怕每天只是见你一面也好... ...

我始终没有打开过那封厚重的信。偶尔还是会到公园的长凳上坐坐,希望能偶尔的抬头就能看到蝶,哪怕只是一个影子也好... ...

感情到深处就会有点神经质,我是那样的有点失去自我。直到阿姨的同情告诉我蝶可能住在**街**号,我像吃了救命的稻草,狂谢了阿姨一番后找了过去。终于看到了她的影子她的人,我的心是那样的欣喜满足,我一直那样傻傻的站在门口,直到蝶那寂静的脸看到了我,我一句话也不敢说。

蝶还是那样无动于衷:很晚了,点回去吧!我站在那没有动,我害怕门合拢后就再也看不到她的脸了。飘,早点回去吧,太晚了,天凉... ...然后缓缓的关上了门... ...我失落地流下了泪水... ...

那天,我没走。无法让自己的脚步挪移**街**号的门口,心是那样的沉重那样的沉重,像个重病无医的病人,我瘫软的伏倒在**街**号的墙角,就这样丢脸的睡到了天亮,直到被清洁工发现,因为冻一夜已经不醒人世,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到的医院,但我知道在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病房的门口有蝶的身影... ...

蝶进来见我醒了,淡然地说:好点了吗?我对这样淡然的话都会感到相当的满足,我微笑着像个离不开生母的婴儿。护士跟着进来说:先生醒了就好,您太太可担心死了。我听到这话,看看蝶那安详而冷漠的脸,心里有种偷着的幸福:我要是真有这样的太太就好了,好希望你就是我的太太,我永远不离不弃的太太。

在护士眼里,蝶对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我的爱人,而我感觉到的,好象是好久没有回味的母爱,我爱着这个女子,爱着她在我面前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动作。在我出院的时候,走出医院,我轻轻的对蝶说:好想抱抱你,我的太太。她突然冷漠的看着我,看得那样惊魂,我有点心抖的害怕。她那样冷漠的看了我很久,然后对我说:去我家坐坐吧!说完就转身了,我只是小心的跟在我心爱女人的后面,只是怕失去,所以我表现的那样的窝囊,那样的不像个男人,但是我能感觉到从心而发的满足和幸福。

我随蝶到了**街**号,她开门迎我进去了,一进屋子就有那种女人特有的香味飘然。她说:飘,先坐会儿吧!蝶收拾了一下给我倒了杯饮料,然后带着迷人的微笑对我说,给你的东西你没看吧?过几天我又要到别的城市了,这是留给你的。她拿了一叠她整理出来的图文,她说这是在公园的灵感也是创意,谢谢你让我拥有了这些,如果不是自身原因,我会接受你的爱,我是个缺乏爱的人,可我更坚定我要做的。她过来吻了我,很温暖很温柔的吻,我已经无法抑制的抱着她倒躺在沙发上,非常不像个正常人的去亲吻她,她很温柔的推开了我,说:好了,你回去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有种犯罪的感觉。为什么我深爱着的女人要对我做这些然后推开我让我走,不再出现。我搞不懂这个女人,但是我真的很爱很爱这个女人... ...

一周后,蝶真的消失了,没再出现,后来也没有... ...一年以后,我又想起了她,非常强烈的想起了她,想起了那个纯纯的冷漠的决绝的叫蓝蝶的女子来,我在我那深藏的心灵里,想起了那个厚重的信封,摸着它,感觉又触碰到了蓝蝶的气息,那个我爱得如此深沉的女子的气息。

我始终没有勇气打开那个信封,害怕我打开以后所有幻想的美丽都变成了零,我始终将蝶的任何都完美的藏在我心灵最深处,不管她做出什么我都是那样的那样的将她当作我人生不得一遇的女神,哪怕是和春的第一次恋爱也不及我对蝶灵魂深处上辈子就埋好的情感。或许,我们只修了三百年,只能擦肩而过,如果前世积了五百年的情,她应该会为我留下,留在我的身边,做我不离不弃的太太... ...

我是那样的安慰着我自己,安慰着我对蓝蝶的那段短而荒唐的感情... ...

写于2007.4.21 19:27 北京 大兴

图片/网络

作者简介

刘美英,曾用笔名:雍静、云烟芳子等。1985年出生于湖南岳阳,现居北京。诗人,21世纪入典青年作家。北京大学青年作家班首届学员。中国青年作家学会副主席,中国文艺家协会会员。曾获理念人“最美女诗人”第三名,中国少年作家班成立十周年创作银奖,首届、第二届“中国青年作家杯”诗歌组一等奖等。2018年获得“十佳青年作家”称号,“青年作家爱心书屋”的爱心大使。当过大学老师,文学网站主编,记者,课题专家等。出版诗歌合辑四部:《当代诗百家》《花开的声音》《岁月的回声》《红崖艺苑》,总共创作诗歌八百余首。现为《关东鹿鸣·剑厚文化家园》内地版副主编。《世纪文学传媒》诗文总评部长。

长|按|二|维|码|关|注

用诗和远方,陪你一路成长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冬歌文苑工作室

顾问:王树宾 戢觉佑 李品刚

总编:冬 歌

副总编:蔡泗明

执行主编:倪宝元

执行主编:吴秀明

投稿邮箱:183074113@qq.com

征稿

征稿要求:散文、杂文、小说、诗歌等,一般在四千字以内。必须原创,必须首发,欢迎自带插图和配乐,15天内未收到用稿信息的可转投其它自媒体。文责自负。

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183074113@qq.com,并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作者简介及照片。从即日起,给作者发放稿酬,文章刊出一周后通过微信发放,请加主编微信hyd196711。稿费全部来自赞赏,20元以上(含)的80%发给作者本人,其余留为平台维护。七天内阅读量超过一千的,另奖励20元;超过两千的奖励50元。

原创作品在本公众号刊发后,视为作者自动授权,本公众号有权择优稿件汇集公开出版。其他网络平台转载本公众号作品,需注明出处,否则,视为侵权。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书荒的朋友们,我又试水了一些小说,大家可以试试

下一篇:亚博APP体育官网下载路线⑧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